懒于运营,不收私信、评论、通知。
请勿试图通过其他途径寻找博主。

「カーテンを開けてちょうだい」

时隔数年回旧墙头,落得只能扒过期腿肉解馋的地步。我好惨。

宇宙人zg:

啊啊这是我在lofter上看过的最好的赤白了…

サナトリウム:

  “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酒,但也算是这座贫瘠的殖民卫星特色。”夏亚从一旁矮桌上取过高脚杯轻轻晃动,低头闻着杯中物发酵的香气,缓声对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人说道,“你来到甘泉的机会难得,应当尝试一下。”

  

  “现在并不是喝酒的时候。”对于夏亚的提议,对方直截了当予以了回绝。

  

  “就算是欢迎酒吧。”

  

  “用不着。”对方从椅子上站...

南方公园21季创作者评论: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

2018年6月5日,南方公园第二十一季蓝光碟发售。按照惯例,二老对整季剧情的评论音轨也包括在蓝光碟中,内容包括制作组的本季度每一集的创作过程和创作感想。

由于南方公园的创作者评论以二老间对话的形式展开,而二老显然不在乎中途打断彼此的发言,所以有的地方我也听不懂他们到底想说什么、表达什么。本篇翻译只能保证大致正确,仅供参考。


South Park Season 21 Commentary: E01-E03

听译:Lofter敏感词排查简直有病快被烦死的Sheenagh Gelberg


S21E01 White People Renovating Houses(白人家装大作...

30天推书挑战(名作版)

借推书题目做了个书单。书目种类杂乱,泥沙俱下,重复率高。

字体加粗的书是推荐给亲爱的16桑 @晴嵐 的闲暇读物,祝16桑学习生活顺利,能进入自己理想的学校专业~


Day 01:看过的第一本书

《巴黎圣母院》雨果


Day 02:最近在看的一本书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黑塞


Day 03:书名里有颜色的一本书

《红与黑》司汤达


Day 04:书名里有数字的一本书

《索多玛一百二十天》萨德

对不起看到题目以后我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书名就是它……但是萨德的这本旷世奇作真的非常对我胃口。


Day 05:关于季节的一本书...

旅途中的一些莫扎特

  在布达佩斯的时候,朋友问起我之前在德奥旅行的感想。在我告诉她奥地利我只去了萨尔茨堡和维也纳这两个地方后,朋友“哦——”了一声,随后问:那你去了莫扎特故居吗?

  我:去了,萨尔茨堡的和维也纳的都有去看。不过萨尔茨堡挺夸张的,感觉走到哪里都是莫扎特,在那里你无法逃开莫扎特的阴影……

  朋友:Well...In Salzburg, everything is about Mozart, Mozart, and Mozart. In Vienna, everything is about Sissi, Sissi, Sissi...

  我:Sissi and Maria Theresia...

本想作为费曼教授百年诞辰贺的视频。


视频素材:《理查德·费曼:一个天才最后的旅程》

编辑/音乐:胃病发作生无可恋的UP主

出现在视频中的对话加引号则均为费曼原话,不加引号的对话为修饰后的费曼原话。

本想剪一个挑战者号事件相关的视频,但后来想费曼的图瓦之旅更鲜为人知一些,就打算剪这个来宣传一下。费曼与好友拉夫·雷顿某日临时起意要去一个叫做图瓦的小国旅行,历经十年努力,诸多波折,终得首肯,但当邀请函从莫斯科到达大洋彼岸的时候,费曼刚刚因癌症过世。

拉夫·雷顿后来自己去了图瓦,再后来,费曼先生的养女也去往图瓦。2011年,费曼生前任教的加州理工...

如果你去维也纳和萨尔茨堡看死人的话:一些墓碑的位置

我们的口号是:唯爱与死人不可辜负!

本文涉及两处墓地,第一处是维也纳的中央公墓,第二处是萨尔茨堡的圣彼得墓地。

仅供路痴如我的人参考,所以写得很弱智。找路达人可以不用看了,这篇文字对你而言没什么价值。


一、维也纳中央公墓


到达方式:地铁U3往Simmering方向,到终点站Simmering下车,后转乘有轨电车71路,至Zentralfriedhof II.Tor站下车。正对着车站的即是中央公墓的二号大门。

(中央公墓的一号大门走进去是普通公墓,在这里面你是找不到任何名人墓碑的!如果你出于某些原因错误地从一号大门进入了,请参考园内标示找到二号大门。最快路线是进入一号大门后...

用2009年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宗教大法官一段做了一个踩点练习。

我的指法大概已经退回了业余二级水平,开头那几个糊成一团的装饰音就请不要太在意……

伞(2011.4)

九州志血葵花王朝同人 

修于美东时间2016.6.3


  宛州多雨,入了春以后便总是淅淅沥沥地下,没个放晴的时候。烟雨笼罩着雕楼画阁,溟蒙望不见远方的屋檐,只有灰碧色的天空像泼洒了深深浅浅的墨色一般,延伸至遥不可及处。

  南淮城那时候依旧宁静,街道无人时甚至能闻见隐约的流水声,潺潺湲湲,宛如清笛的乐音起伏。

 
 
  每到雨多的时候,百里恬便发觉入夜后很难看见漫天的星星,可他还是忍不住想爬上高高的屋顶,仰头看着漆黑如墨的夜,期望能找出一点点星光来。这时候母亲总会把他扯进屋来,扯进怀里,然后摸摸他的头,说下了雨屋檐湿滑,在上面坐也坐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