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于运营,不收私信、评论、通知。
请勿试图通过其他途径寻找博主。

旅途中的一些莫扎特

  在布达佩斯的时候,朋友问起我之前在德奥旅行的感想。在我告诉她奥地利我只去了萨尔茨堡和维也纳这两个地方后,朋友“哦——”了一声,随后问:那你去了莫扎特故居吗?

  我:去了,萨尔茨堡的和维也纳的都有去看。不过萨尔茨堡挺夸张的,感觉走到哪里都是莫扎特,在那里你无法逃开莫扎特的阴影……

  朋友:Well...In Salzburg, everything is about Mozart, Mozart, and Mozart. In Vienna, everything is about Sissi, Sissi, Sissi...

  我:Sissi and Maria Theresia. The rooms in the Brunnschöne Schloss, half of them are about Maria Theresia, and the other half are about Sissi -- and there's also one room is about Mozart, again.

  朋友:(笑死)So you see, "Women had nothing to do with politics" was not how it was like here in Habsburg~


  整理了一些在萨尔茨堡和维也纳的莫扎特相关照片,以及友人和我的吐槽……图多预警。


一、萨尔茨堡部分


萨尔茨堡城堡俯瞰萨尔茨堡城


  我到达萨尔茨堡的当天和第二天,这座阿尔卑斯山麓的小城白天都笼罩在雨里。朋友告诉我这是依山而建的城镇的特征,地理盲如我当时无从得知这种说法的正确性(现在也懒得知道),不过显然雨水不影响来到萨尔茨堡的游人的兴致,走在街上随处可见操不同言语的观光客,撑伞缓行,颇为惬意。

  不过,在我初到萨尔茨堡,在逼仄的人行道上拖着行李走到宾馆的过程中,我对这座城镇的印象用匈扎里莫扎特的一句唱词来总结就是“萨尔茨堡简直要把人闷出病来”。虽然类似的古城镇好像街道都偏窄,但路旁的建筑物相对而言也是偏低矮的,于是人走在路中并不太会感觉到压抑。然而萨尔茨堡老城不仅街道狭窄,路旁鳞次栉比的多层建筑就像两堵立在路边的高墙,再加上只要一抬头翁特峰即迎面扑来,城中坐牢的错觉油然而生……

  我挺喜欢萨尔茨堡,它是一座成熟的旅游城市,老城景点集中的区域人人态度亲切友好,但这种错觉直到我离开萨尔茨堡也一直挥之不去。




萨尔茨堡的一处地下隧道



粮食胡同(莫扎特出生地所在处)


粮食胡同的一处商店橱窗


  莫扎特巧克力球(MozartKugeln)作为萨尔茨堡名产,在商店基本随处可见。不过这种甜点的味道……比较一言难尽。可能几十块钱一份的喜糖里的巧克力味道也比它强些,只是不知道不同的商家卖的东西质量差别会有多大就是了。作为伴手礼买了一小袋给国内的朋友,朋友吃了一颗以后表示“外面这层不是黑巧克力吧,怎么吃都是代可可脂啊”,最后只留了一张糖纸作为纪念。

  布达佩斯的友人对这种应该是巧克力的甜食的定位我个人比较认同:"Oh that little sweets! lovely candy ball~"



莫扎特出生地博物馆的正门


莫扎特出生地博物馆的另一面,咖啡馆


  博物馆里面不允许拍照,而金鱼脑如我逛完任何一个博物馆出来都只会对馆藏保留非常模糊的印象。不过这次我模糊的印象是好印象,而这个称不上大的博物馆我在里面逗留了近两小时(同样规格的博物馆我的平均游览时间是50分钟)。我去的当天似乎运气还不错,人不是很多,可能与天气也有关系,所以能相对认真地浏览每一件藏品。不过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博物馆墙上的介绍词里歌德的一句话:Eine Erscheinung wie Mozart bleibt immer ein Wunder, das nicht weiter zu erklären ist. (一个如莫扎特的现象将永远作为无法深度解读的奇迹而存留。)


  莫扎特出生地官网:http://www.mozarteum.at/en/museums/mozarts-birthplace.html

  "Round Tour"里有一些博物馆内部照片。


  P.S.,看了阿洛伊西亚的画像以后,我发现15德扎复排官摄里演阿洛伊西亚的演员相貌和画像真的很相似……

  P.S.S.,也是在莫扎特出生地博物馆的墙上,有这样一段介绍词:

Contrary to all the legends Mozart was certainly not poor; quite the opposite, he earned a lot of money. His income consisted of earnings from commissioned works, from opera performances, concert revenues, publishing fees, money for giving music lessons, and his salary as imperial and court chamber composer. 

Mozart had huge debts despite his considerable income. He was unable to deal with money. Futhermore, Vienna was expensive and his lifestyle very extravagant.

Gambling debts may also have played a role.

  中产想不开去Vegas一掷千金,赚得再多不够花,这不还是穷嘛。




  



萨尔茨堡的莫扎特纪念像


  去看纪念像的时候正好遇到一队上海大爷大妈纷纷顶着不小的雨和纪念像合影,这精神头真厉害……



萨尔茨堡的莫扎特故居博物馆正门


  莫扎特故居在Makartplatz,靠近林茨胡同。博物馆内部同样不允许拍照,不过这座博物馆里的藏品主要是与莫扎特的父亲列奥波德,姐姐南奈尔,以及小儿子弗朗茨·查维尔有关。

  我对这座博物馆印象最深的是它的Audio Guide大部分都是音乐选段。

  Audio Guide中的一支选段:Franz Xaver Mozart - Rondo for flute and piano

  https://www.xiami.com/song/1794219322

  博物馆里有一副萨列里的点刻版画,因为萨列里曾经是弗朗茨·查维尔的老师。介绍词提到:"In his final certificate, Salieri predicted success for his pupil that would not fall behind that of his famous father"。


  莫扎特故居最后一个展览室里有一面墙贴了莫扎特长相还原图,和莫扎特实际身高示意图。我在参观的时候,有一队应该是从法国来的中学男生正在对照示意图比较自己的身高,边比较边吵嚷大笑,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他们在拍摄《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在"What did Mozart really look like?"展板上,开头一段介绍词是:Um es vorweg zu sagen: Mozart war kein schoener mann.(事先声明,莫扎特不是一个相貌英俊的人)这个介绍还是符合莫扎特那据说连给他立像的雕塑家都头疼的长相的。长相还原图不愧为犯罪调查局制作,乍一看上去有点惊悚,仔细一看惊悚感倍增。


  莫扎特故居官网:http://www.mozarteum.at/en/museums/mozarts-residence.html





海尔布伦宫戏水宫的机械剧场,由水力驱动


  海尔布伦宫的机械剧场有超过200个人偶,在水力驱动下人偶会在剧场舞台上活动起来。为剧场伴奏的管风琴亦由水力驱动,演奏的曲目选自莫扎特的《唐璜》。

  剧场前的观众席上有机关喷泉,看人偶演出看得太过专注会被喷泉暗算……




二、维也纳部分







维也纳的莫扎特纪念像


  维也纳城堡花园的莫扎特纪念像,实物美得惊人。TripAdvisor上有人用“妖娆婀娜”来形容音乐家的体态,这个评价确不为过。天使们环绕在音乐家的脚下托举着他,乐谱下亦有天使匿藏。相比萨尔茨堡肃穆的青铜塑像,维也纳的大理石像莫扎特宛如羽化后登临尘世之巅的神明。(就是我总摆脱不了法扎幻视,怎么看这个雕像怎么觉得像Nuno扎)

  雕像前白花组成的高音符号很是巧妙(好像有的时候会是红花),不过据说冬天去的话草坪上是没有图案的,可以得证花是真花……




维也纳的莫扎特故居博物馆(via Mozarthaus Vienna)


  维也纳现存唯一一座莫扎特故居在史蒂芬广场附近,我去参观的当天游客非常多,有点吓人,不过人多应该是常态。1784-1787年间莫扎特和他的家人包括妻子康斯坦斯和大儿子卡尔住在这里,列奥波德来维也纳看望儿子时也居住在这里。莫扎特曾经养过一只叫Gauckerl的狗,和一只叫Stahrl (Staarl)的鸟,其中鸟在莫扎特和家人搬出这座故居后几个星期就死去了。莫扎特为这只鸟写了一则讣告,把鸟称作"Lieben Narr"(亲爱的傻瓜)。在这里,莫扎特创作了《费加罗的婚礼》。

  博物馆内不允许拍照。根据Audio Guide,公寓内的各个房间的功能目前只能推测,并无法确定。里面的展品并不局限于莫扎特1784-1787年间的经历,基本涵盖了莫扎特在维也纳的十年生活。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关于莫扎特之死与安魂曲创作的部分展品,展柜上方写有据说是莫扎特的一段话:As death, as we come to consider it closely, is the true goal of our existence I have formed during the last few years. Such close relations with this best and truest friend of mankind, that his image is not only no longer terrifying to me, but is indeed very soothing and consoling!

  这让我感到慰藉,又有些难过。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