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于运营,不收私信、评论、通知。
请勿试图通过其他途径寻找博主。

「カーテンを開けてちょうだい」

时隔数年回旧墙头,落得只能扒过期腿肉解馋的地步。我好惨。

宇宙人zg:

啊啊这是我在lofter上看过的最好的赤白了…

サナトリウム:

  “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酒,但也算是这座贫瘠的殖民卫星特色。”夏亚从一旁矮桌上取过高脚杯轻轻晃动,低头闻着杯中物发酵的香气,缓声对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人说道,“你来到甘泉的机会难得,应当尝试一下。”

  

  “现在并不是喝酒的时候。”对于夏亚的提议,对方直截了当予以了回绝。

  

  “就算是欢迎酒吧。”

  

  “用不着。”对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夏亚身旁直直俯视着他,“毕竟您已经不是库瓦特罗·瓦吉纳上尉了。”

  

  “您也不再是卡拉巴的阿姆罗·雷了啊。”这么说着,夏亚发出一声轻笑,“也是,既然不再是战友了,一同喝酒也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言罢,夏亚放下了酒杯,站起身来迎上对方的双眼。相比起五年前,这双湛蓝的眼瞳已经几乎看不出任何情绪,平静冷然宛如深渊,仿佛曾经那个眼中含着无限苦闷的青年,只是自己迷梦中的错觉一般。在那些永无止境的噩梦里,青年总是化作初见时青涩的身影,伴着他记忆深处的少女一同降临,然后向自己投来恐惧却苛责的目光。眼前的这个人则已近而立,面对自己时不再躲躲闪闪,模样沉稳而洗练。

  

  仔细想来真是很不可思议。夏亚在心中暗叹,口中说的话却听不出些许感慨的意思,像是陈述着一个与己无关的事实,“那么,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找到了我呢?夏亚·阿兹纳布尔曾经的宿敌?亦或者——

  

  “地球联邦军外围部队隆德·贝尔MS队队长,阿姆罗·雷上尉?”

  


  

  这一天总会到来,就像地球上的重逢一样,他们也将重逢于宇宙。即使只是预感,阿姆罗也一直坚信这点。只是地球联邦的大人物们不会轻易松手,放新人类士兵进入宇宙,尤其是曾经被敌军称作“白色恶魔”、令人闻风色变的高达驾驶员。隆德·贝尔的建立实是他们的不得已之举,为了防止宇宙殖民地出现第二个吉翁·戴肯,第二个吉翁公国,地球联邦仍不得不借助新人类的力量。而自从曾经吉翁军的王牌驾驶员夏亚·阿兹纳布尔仍旧活着的消息在地球上也蔓延开以后,联邦军终于坐不住了。隆德·贝尔奉命在各个殖民地搜寻着所谓夏亚的舰队,然后不出所料的毫无所获——对地球联邦不满已久的宇宙居民根本不愿透露任何有关夏亚的讯息,在宇宙居民眼中,夏亚才是那个会能带给他们希望的人。

  

  “救世主”,阿姆罗在进入甘泉之时,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对此阿姆罗并不抱有任何评价,他不习惯于褒贬民众,那不是身为一个军人的他应该做的事情。他的情感更直接地指向了那个躲在幕后的人,那个被民众称作“救世主”的人。

  

  世上真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一个蛰伏数年,伺机挑起战争的投机者,居然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而自己以前也同样天真地相信着这个人能够给宇宙与地球都带来改变。可人类的希望怎么会只寄托在一个人身上,仅仅一个人的牺牲又能带来什么呢。

  

  阿姆罗不无自嘲地想。

  

  “我并无意调查什么。不然也不会直接找上门来。”挑开夏亚迂回的问题,阿姆罗径直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你在做的事情,即使不调查也能猜到。我只想问,你是不是真的认为,只有挑起战争,才能达成永久的和平,宇宙居民才会获得真正的平等与尊重?”

  

  “我并无意挑起战争,只要你们安静旁观的话。”夏亚轻描淡写地回答,“这一次,我会把盘踞在地球上的寄生虫彻底清除干净,让地球再不用遭受被破坏、污染的威胁。造成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都是地球联邦政府。对此你也应该很清楚才对,阿姆罗。”

  

  “你会怎么清除?”

  

  “用绝不会留下后患的方式。”夏亚信步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绛色的黄昏,“眼下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这种把数以亿计的民众的生命当作筹码的说法,你不会觉得厌恶吗?”

  

  许久,夏亚听见背后传来阿姆罗平静的质问。他略一蹙额,内心浮过一阵不快,但还是继续说道,“如果不去做,就什么都不会改变。”

  

  “这只是借口。你从最一开始就不该被我找到。但既然你现在就站在这里——”

  

  阿姆罗的话语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手枪安全栓卸下的清脆响声,下一秒枪口冷硬的触感便抵住了后脑最致命的位置。

  

  夏亚感到自己瞬间身体紧绷,但他立刻便意识到危机感所招致的并不是恐惧,而是难以克制的兴奋。纵使理智对他发出了不要轻举妄动的警告,他还是缓慢地转过了头,努力越过自己的肩膀看向身后。

  

  与他所预料的一致,扳机没有被扣下,阿姆罗甚至配合着他的举动将枪口离远了三分。

  

  他感到心中触动。开口说出的话却与他的心情和彼此的焦点都无关。

  

  “……卡兹君死了。”

  

  “什么?”

  

  没能理解他话中深意,阿姆罗直白地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你给他的枪,没能保护得了他。”

  

  “……”

  

  “所以这次,你亲自来了。”

  

  言及此,夏亚转动脚步回身与阿姆罗对视,青年欲言又止的动摇眼神令他回想起了彼时两人在地球上的重逢,与那时并非自愿前往AEUG一样,如今的青年也并非毫无顾虑地回到宇宙之中。他清楚地知晓青年并没有能从回忆的牢笼中挣脱,不然便不会像现在这般犹豫不决。

  

  他安静地笑了。

  

  “如果是被你所杀,也没什么不好。”

  

  听到这句话,阿姆罗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而抓住对方一瞬间的动摇,夏亚擒住了阿姆罗举枪的手扭在他身后,趁对方身体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转身将对方按在了窗户玻璃上。沉重的撞击声和阿姆罗痛苦的低呼几乎同时在他耳边响起,而他却置若罔闻地自顾自将头埋入对方温暖的肩窝,梦呓一般低声轻语。

  

  “但现在还不行。……舞台正摆在那里,这一次的剧本却不是由其他任何人来决定,而是由我自己亲手——”

  

  夏亚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想在舞台的帷幕尚未拉开前说出太多有关剧本的内容,而这不过是自己意气用事的坏习惯在作祟。对此,夏亚心知肚明。

  

  只是如今,这些都已无关紧要。

  

  “不会太久了。作为主演之一,你要好好准备,阿姆罗。”夏亚取出了阿姆罗手中的枪,却没有自己保留,而是将其放回了对方腰间的皮套中,“顺便代我向拉·凯拉姆的舰长先生问好。”

  

  言罢,夏亚松开了阿姆罗的手,转身走向一旁,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准备离开,仿佛刚才结束的不过是一场稀松平常的会面。

  

  “……明明不需要更多战争的。”

  

  “是啊。”知道对方仍怀有说服自己的意图,夏亚不禁为之发笑,“早该在格利普斯的时候就死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明白。”站在紧闭的房门前,夏亚背对阿姆罗戴上了墨镜,似是答非所问地感慨着,“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大概是命运吧。”

  

  从不期而遇的那刻起,直到今天。

  

  纵使不甘也束手无策,如果这就是现实的话。

  

  ——真令人厌恶啊。

  

  他在心中如此自嘲,没有再回头看对方一眼,径直开门离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标题:"Please open the curtains." The last phrase of 4.48 Psychosis.

热度 ( 26 )
  1. よもつひらさか宇宙人zg 转载了此文字
    时隔数年回旧墙头,落得只能扒过期腿肉解馋的地步。我好惨。
  2. 宇宙人zgよもつひらさか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这是我在lofter上看过的最好的赤白了…